一件打了八年都未判决的离婚案,牵涉出徇私枉法的案中案

2018-11-06 14:44 来源:中国社会新闻网
 陆娟于1992年由总参三部转业后,与丈夫赵丙贤共同创业多年,组建了多家公司,有了骄人的业绩和雄厚的资产。但是,赵丙贤见异思迁,另觅新欢,育有多名婚外子女,并对陆娟实行家庭暴力,愈演愈烈。终于,陆娟忍无可忍,于2010年2月在海淀法院起诉离婚,同年7月在赵丙贤威逼利诱下被迫撒诉。2010年8月她又在朝阳居住地起诉离婚,12月底过了管辖异议期后,离婚案被强行移送至通州宋庄法庭。2015年6月,宋庄法庭做出一审判决后,赵丙贤上诉。2015年12月发回通州法院重审,2016年7月最后一次开庭后,至今都没有判决。在这件打了长达八年都没有结果的离婚案中,却给陆娟带来了始料不及的灾难,无休止的精神折磨和巨大的经济损失。并且,作为这场离婚案的旁观者,不难看出其中的蹊跷,并牵涉出北京朝阳区个别办案警察徇私枉法、滥用职权的案中案。
 一、陆娟被人为制造两起虚假刑事案件,并将其刑事拘留两次。
(一)以 “抢夺罪”为由,对陆娟进行刑事立案侦查,非法刑事拘留35天。
2010年,陆娟在诉讼过程中,发现赵丙贤利用伪造的材料将夫妻持有的总价值数十亿元的北京本杰明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本杰明公司)、北京仁海维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仁海维公司)、北京中证万融医药投资集团公司(以下简称医药集团)股权火速转移至北京特格特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特格特公司”)。陆娟立即在通州法院提起股权纠纷诉讼,赵丙贤遂与陆娟协商:赵丙贤将本杰明公司、仁海维公司的股权由特格特公司还给陆娟及其女儿,但要求陆娟撤销全部诉讼。因赵丙贤拒绝出庭做笔录,法官建议陆娟将公司急用的东西拿到法院,迫使赵丙贤出庭。于是,陆娟到夫妻共同持有的中证万融公司财务室准备拿走一小保险箱交给海淀法院。因公司人员阻止并报警,麦子店派出所路长龙警官出警,将保险箱带至麦子店派出所进行密闭保管(贴封条、锁眼塞入异物和502胶水)。几天后即2010年12月7日,路长龙警官约陆娟和赵丙贤到派出所,协商保险箱的处理事宜。因赵丙贤没来,路长龙警官将保险箱拿到112室交给陆娟,并办理了相关手续。陆娟电话司机,天快黑时司机才到,陆娟让司机将保险箱送至附近其父母家。随后,王寿国所长来了说,赵丙贤绐朝阳分局的领导打过电话,不让他们将保险箱交给陆娟。于是,王寿国所长要求同陆娟一道将保险箱取回。从此,保险箱一直处于封闭状态,陆娟再也没有见到该保险箱。
2011年8月3日,陆娟在朝阳区法院第二次起诉离婚。但2011年8月25日,陆娟突然被以涉嫌“抢夺罪”刑事拘留,送朝阳看守所羁押。为了给陆娟定罪,朝阳分局预审大队警察姜大宝、白波对陆娟所谓“抢夺”的保险箱内物品先后进行了四次鉴定,而且四次鉴定结果均不相同。四次鉴定书上均列明无实物。
 
2011年9月28日,朝阳区人民检察院以现有证据难以认定陆娟构成“抢夺罪”为由,决定不予批捕。随后,被取保候审。
根据以上事实,陆娟根本不存在“抢夺行为”,不能构成我国《刑法》第267条的“抢夺罪”。在事情发生八个多月后,在案件当事人麦子店派出所路长龙警官不知情的情况下,肆意编造报案及证据材料,以所谓的 “抢夺罪”对陆娟予以刑事追究。
(二)以所谓的“故意伤害罪”,对陆娟予以刑事立案并被刑事拘留12天。
2012年2月3日,陆娟的司机开车接她,因前车故意阻挡,司机下车交涉,从而与前车司机王瑞刚发生肢体接触。团结湖派出所出警,当时双方均未发现受伤情况,于是做笔录后离开。但2012年2月6日,陆娟却以取保候审期间包庇他人,后又以伙同他人致人伤害为由,对陆娟立案,并刑事拘留12天。后因陆娟母亲被人威吓与王瑞刚和解,并支付和解费用15万元后,2月17日陆娟再次被取保候审。
在此案件中,陆娟未参与打架,2012年2月3日所做笔录也没有陆娟参与打架的痕迹。三天后在未出具王瑞刚伤情鉴定的情况下,陆娟却被骗至派出所以 “故意伤害罪”刑拘,而且参与打架的司机却仅被传讯问话,没有被刑拘。案件办理显然不符合常理。在陆娟明显不构成犯罪的情况下,对陆娟予以刑事追究,亦构成徇私枉法罪。
综上所述,在明知陆娟不构成犯罪的情况下,姜大宝、白波等人却在办案过程中伪造相关证据,违反法律规定,对陆娟进行立案侦查,并采取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以达到追究陆娟刑事责任的目的。姜大宝、白波等人的行为已涉嫌触犯我国《刑法》第399条徇私枉法罪。
 
二、非法搜查、扣押陆娟物品并发还给他人、开具虚假证明,导致陆娟价值数亿元的股权及4000余万元款项被转移,给陆娟造成巨大损失,涉嫌构成滥用职权罪。
在办理“抢夺罪”的过程中,姜大宝、白波等人非法对陆娟的家进行搜查,并于2011年9月14日非法扣押陆娟存放在交通银行保险箱中的物品。上述被扣押物品与“抢夺罪”均无任何关系。对于扣押物品,姜大宝、白波等人一直没有通知陆娟,扣押物品清单及物品也没有移送检察院。在陆娟索要时,姜大宝、白波不仅不返还,还公然威胁陆娟,不要找他们的麻烦,否则,还要抓陆娟进去。
2012年8月3日,在陆娟不知情的情况下,姜大宝、白波将本属于陆娟的物品发还给笫三人张博。其中有本杰明公司与仁海维公司的银行预留印鉴。不久,本杰明公司1500多万元、仁海维公司2500多万元银行存款被他人恶意转走侵占。
2012年3月8日、7月27日,姜大宝、白波等人捏造事实、伪造笔录(无陆娟本人签字),利用朝阳分局预审大队业务章先后两次违法给海淀工商局开具虚假证明,导致陆娟及其女儿所持有的仁海维公司95%股权被转至特格特公司名下,涉及资产价值数亿元。
根据以上事实,人们不禁要问,姜大宝、白波等人为何胆大包天,制造冤假刑事案件将陆娟羁押,并在此期间对陆娟家中进行非法搜查,并扣留大量与案件无关的物品。在未经陆娟同意的情况下,擅自非法扣押的陆娟物品交给他人,而导致陆娟公司所有的共计4000多万元银行存款被他人恶意侵占。而且,姜大宝、白波等人利用业务章非法出具虚假证明,导致原本属于陆娟及女儿的数亿元股权被非法转移,给陆娟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姜大宝、白波等人的行为已涉嫌触犯我国《刑法》第397条滥用职权罪。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在建立健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期法制、打黑除恶的专项运动中,像姜大宝、白波这样隐藏在公安警察队伍中的极个别坏分子,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使这件长达八年而未判决的离婚案,得出一个令人民群众满意的答案。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络编辑室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