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長嶺:公民狀告法官吳昕昕違法審理惡意侵害

2017-12-27 14:10 来源:山西新报网

近日,吉林省長嶺縣公民張建偉多次來電、來信,實名舉報、強烈反應長嶺縣法院審判長吳昕昕,在審理李曉鋒訴張建偉債務糾紛一案中,違法審理,惡意侵害張建偉的訴訟權利。

張建偉在他給網站的實名舉報信中陳述到:李曉鋒訴我債務糾紛一案,由長嶺縣法院審判長吳昕昕審理。2017年10月27日,第一次開庭。該案的争議,是一張借款《收據》。

李曉鋒的證人劉德軍出庭作證:證實劉德軍坐我的車,于2017年5月20日一起到李曉鋒家。下午傍黑時,我給李曉鋒出具了借款《收據》。

我否認此《收據》是我本人所寫,并提出作司法鑒定。

2017年12月11日,審判長吳昕昕電話通知我:“到法院領取《鑒定書》”。可是,2017年12月12日待我到法院後,吳昕昕卻直接進入第二次開庭。

我對吳昕昕說:“你是通知我領取《鑒定書》的,怎麽開庭了?我什麽都沒有準備,我的律師和證人今天都沒有通知到庭。你們主管領導是誰,我要投訴你”。

吳昕昕說:“這官司你還請律師了?那我再給你一次開庭機會。”等我的委托律師去長嶺縣法院找吳昕昕,遞交代理手續準備再次開庭代理此案時,得知吳昕昕己于2017年12月15日做出了判決。

更不可思議的是,在庭審中通知劉德軍出庭作證時,吳昕昕沒有安排法院的法警或書記員、陪審員去庭外通知,而是讓旁聽人(原告李曉鋒的妻子)到庭外通知劉德軍出庭作證。

劉德軍同李曉鋒有親屬關系,李曉鋒妻子又知道庭審情況,她和劉德軍事先交流了幾分鍾,待劉德軍知道庭審的全部審理情況後,劉德軍才進入法庭作證,導緻劉德軍做出不真實的證言。

吳昕昕違法審理,刻意爲證明人劉德軍提供串供的機會。通過串供,劉德軍這次反口證實:《收據》不是5月20日寫的,是在2017年6月下旬出具(不敢說具體的時間了)。因爲在5月20日前後的時間段裏,我所有的通話記錄、行車路線等,活動軌迹顯示都在長春,與李曉鋒造假的《收據》上填寫的時間,根本不搭邊。

吳昕昕竟然敢在證明人劉德軍兩次庭審的證言不一緻的情況下,予以違法判決。

當時,吳昕昕讓李曉鋒妻子通知證人作證時,我站起身激烈阻止吳昕昕:不應該讓李哓鋒妻子通知,會導緻串供,證人會作出僞證。然而,吳昕昕無視申請人的激烈阻止和強烈要求,仍然讓李曉鋒妻子去通知劉德軍出庭作證。吳昕昕對此解釋說:“與這事沒關”。

更讓人不可理解的是:吳昕昕是12月20日從長嶺縣法院寄給我的《判決書》,我收到的時間是12月24日 下午15.30時,原告李曉鋒最早也應該是同一天收到《判決書》的。可是在12月16日早上,原告李曉鋒的大舅哥、證明人劉德軍,就給他一位朋友打電話說:“案件已勝訴。”是誰爲他通風報信 ?一目了然,群衆的眼光是雪亮的,隻有吳昕昕(有電話錄音爲證)。

以上所說的事實,可調取庭審錄像予以證實,鐵證如山。如有不實,我願負一切法律責任。

張建偉認爲法官吳昕昕違法審理的行爲有:

1、以領取《鑒定書》爲由,欺騙張建偉直接開庭。該行爲違反了《民訴法》第一百三十六條,人民法院審理民事案件,應當在開庭三日前通知當事人和其他訴訟參與人。公開審理的,應當公告當事人姓名、案由和開庭的時間、地點。

法官吳昕昕惡意導緻張建偉沒有時間做開庭準備,無法委托律師及列舉相關證據和通知證人出庭。因此,吳昕昕惡意侵害了張建偉的訴訟權利。

2、沒有告知張建偉對《鑒定》意見不服的救濟途徑,并剝奪了張建偉申請鑒定人出庭作證和請求重新鑒定的權利。

12月12日開庭,到12月15日下判決,僅三天時間。待張建偉12月19日、星期一去提起上訴請求時,判決書已下達。

張建偉有證據證實2017年5月20日期間,一直在長春市活動。李曉鋒沒有帶張建偉到他家的證據。所以,《收據》不可能是張建偉書寫。

記者調取張建偉不同時期的4份簽字材料,又讓張建偉親手寫下一張與原告提供的《收據》内容一緻的《收據》進行比對,非常清楚、明确:調取的4份簽字材料和張建偉親手寫下的那張《收據》筆體大體一緻,與原告提供的《收據》筆體截然不同,小孩都能分辨清楚。

根據《民訴法》第七十八條,當事人對鑒定意見有異議或者人民

法院認爲鑒定人有必要出庭的,鑒定人應當出庭作證。《證據規則》

第二十七條,當事人對人民法院委托的鑒定部門作出的鑒定結論有異

議,申請重新鑒定提出證據證明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應

予準許(三)鑒定結論明顯依據不足的;(四)經過質證認定不

能作爲證據使用的其他情形。因此,吳昕昕惡意侵害了張建偉的訴訟權利。

3、應當延期審理,而沒有延期審理。吳昕昕答應張建偉再次開庭審理,并且本案應當延期審理。根據《民訴法》 第一百四十六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延期開庭審理:(一)必須到庭的當事人和其他訴訟參與人有正當理由沒有到庭的;(二)當事人臨時提出回避申請的;(三)需要通知新的證人到庭,調取新的證據,重新鑒定、勘驗,或者需要補充調查的;(四)其他應當延期的情形。

因此,吳昕昕惡意侵害了張建偉的訴訟權利。

4、違反了回避的相關規定,應當回避。吳昕昕不按排法庭工作人員,卻讓參加旁聽的人去通知證人出庭作證。并且該旁聽人與證人是有利害關系的人。這是吳昕昕刻意使其串供,導緻證人改變證言,做出對張建偉不利的證言。

根據《民訴法》第四十四條,審判人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

自行回避,當事人有權用口頭或者書面方式申請他們回避:(二)與本案有利害關系的。《民訴法解釋》第四十四條,審判人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當事人有權申請其回避:(六)有其他不正當行爲,可能影響公正審理的。

當張建偉提起回避權時,吳昕昕判決書已經下達。所以,吳昕昕惡意侵害了張建偉的訴訟權利。

                  記者調取張建偉不同時期的4份簽字材料,進行比對。

                   記者讓張建偉親手寫下的一張《收據》,進行比對。

                    記者用這張原告提供的《收據》和以上5份材料,進行比對。

在5月20日前後的時間段裏,張建偉所有的通話記錄、行車路線等,活動軌迹顯示都在長春。(這是通話記錄其中的一張)

這是吳昕昕12月20日,從長嶺縣法院寄給張建偉的《判決書》,張建偉收到時間是12月24日 下午15.30時,原告李曉鋒也應該是同一天收到《判決書》的。

可是,在12月16日原告李曉鋒的大舅哥、證明人劉德軍,給他一位朋友打電話說:“案件以勝訴。”(有電話錄音爲證)。(記者宮正 旭日)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络编辑室QQ:1765537372,投稿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