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靖边”:诉讼人财产遭“他人强抢” 法院被指执法无力

2017-12-26 00:21 来源:法制新闻网
 人民法制报据中国新闻报陕西特稿(主任记者 方言)
核心提示:
    陕西省靖边县,投诉人刘贵玲反映,因为一起借款纠纷的民事事件,自己的越野轿车,被当地一审法院扣押,时隔83天以后,投诉人胜诉,法院依法解除扣押,可在投诉人去人民法院提取自己的车辆时,却没有自己的车了,车辆不在法院,那么被扣押的车辆丢哪去了呢?.......
 
 事件回放:
    2014年,投诉人刘贵玲和她的男朋友刘光军陈述,王再荣受陕西靖边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委托,将刘贵玲本人和他的男朋友刘光军诉至靖边县人民法院,原因是在2014年11月24日,靖边县农行(梁镇支行)与刘贵玲和刘光军签订了“自然人借款合同”此合同约定“梁镇支行”向刘贵玲刘光军二人发放贷款8万元(此借款行为属于非法放贷)。借款期限为2014年11月4日至2015年11月19日。需要说明的是,当时贷款时,刘贵玲与刘光军只是以他的名义给另外一个叫王志军的人贷款,此款发放以后被王志军所用,然而,王志军本人却没有能力及时归还贷款,从而导致事件的恶性发展。王再荣本人是“梁镇支行”的老职工退休的,借款时又是给他的儿子王志军使用,同时,王再荣又是使用我刘贵玲本人与我朋友刘光军的身份证各种手续借的款,但他却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受“梁镇支行”的委托,将我和刘光军与其他有关人诉至靖边县人民法院,更加让人不能忍受的是在2015年5月7日,王再荣组织6、7个人来到我刘贵玲住地,使非法暴力手段把我的“丰田霸道”越野车一辆抢走(KGL039号)当时车辆里面有现金9.7万元,还有其他有价票据合计人民币150万元,事发当时,我朋友刘光军就及时报警(有公安部门的报备案、询问记录)。当时公安部门说车被抢了,是因为有经济纠纷,不能以抢却性质立案。
  
     因为这起借贷纠纷,法院分别与2015年和2016年分别下达过判决裁决。先是扣押车辆,然后又解除扣押,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刘贵玲向记者反映,法院把车扣押了,但法院里却没有车,那么把车扣押到什么地方去了呢?法院是最权威的执法机关,还有谁能比法院更有“权利”把已经扣押的车藏起来呢?这岂不是对人民法院的公然挑战吗?法律的神圣与权威又哪里去体现呢?投诉人刘贵玲百思不得其解。
  
     时间转眼到了2017年1月7日“北京时间”媒体记者,在靖边法院相关负责人得到告知:法院当初在做出扣押车辆裁定后,因该车已被他人(债务人)事先带走,而对方始终拒绝交车,从而导致法院无法扣押车辆,最后只能做出解除扣押的裁定。而投诉人刘贵玲向记者陈述:她为了找回车辆,数次到法院讨要说法,但每次都被法院有关人员敷衍,都说他们也不清楚车去哪了。据“北京时间”的报道获悉,该车目前仍在王再荣的手中,可他辩称:“我不是不交车,是当时法院的人说了,车既然在我的手里头,就让我先保管着;后来法院又来找我要车,是判决后的事,说我非法扣车,叫我把车还给对方,在这种情况下,我说我不给,我不服”。
     而刘贵玲向记者陈述:她为了讨回自己的车辆由被告又作为原告进行维权,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精力,身心受到伤害,官司打赢了,车辆却还被他人霸占着,这在法治社会的今天,可能是靖边法院的耻辱,她太累了.......
 
     媒体通过采访权威律师了解到,靖边法院办案主审法官,执法程序存在瑕疵,即人民法院在财产保全中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措施时,应当妥善保管被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
    媒体认为:这是一起普通民事经济纠纷案件,且已经通过了二审终审制的程序,法院依法可以扣押车辆,也同时有权利解封车辆,这都是无可置疑的执法行为。然而,在扣押车辆时,法院执行人,有法定的义务,通知当事人,不管书面通知或者电话直接告知,同时,应登记好车内物品清单及金融类相关票据,当面做扣押或查证笔录,有车主签字、备案入卷、存档。其二,法院具有独立的强制执行机构,即人民法院执行庭。车辆已经裁决解除扣押,那么,就不是像当事人王再荣的表态那样,我想不交车,就不交车。因为他是守法者,无条件服从人民法院的裁定,积极配合结案是他应该遵守的规定,不服当地法院的裁定,他们可以申诉、抗诉,法院执行庭,依法可以将法院解除扣押不的车辆按法定程序,交给车主。这才会体现公平、公正更加彰显人民法院的执行水平,媒体相信这一天一定不会太远了。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络编辑室QQ:1765537372,投稿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