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后打老师案”当事人服刑:暴瘦,喜欢上读书

2019-09-10 11:07 来源:星空观察网

原标题:“20年后老师案”当事人服刑暴瘦喜欢读书

  34岁的常某尧已开始服刑

  2018年7月,他拦路辱骂殴打20年前班主任张某某。一年后,因犯寻衅滋事罪,常某尧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之后,上诉被驳回。

  2019年8月28日,常某尧在看守所内与妻子相见,“他告诉我一定要照顾好孩子和老人,等着他回来。”

  明日(9月10日),即是教师节。红星新闻独家对话常某尧二审辩护律师周兆成,还原常某尧的心路历程。

  红星新闻:常某尧何时开始服刑?入监前状态如何?

  周兆成:我通过常某尧的爱人了解到,常某尧8月30日开始在河南三门峡监狱服刑。常某尧爱人说,8月28日,丈夫去服刑前,看守所安排家属最后一次见到了常某尧。常某尧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整个人非常消瘦,看着让人心疼。与以前相比暴瘦了四五十斤。他告诉妻子,一定要照顾好孩子和老人,等着他回来。之后,一家人哭成一片。

“20年后打老师案”当事人服刑:暴瘦,喜欢上读书

  ↑常某尧暴瘦五六十斤

  红星新闻:被羁押数月,常某尧的心路历程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常某尧服刑期满,20年师生恩怨能否最终化解?

  周兆成:二审宣判后,最后一次在看守所会见常某尧那天,快要结束时,常某尧站起身来,摸着手铐、含着眼泪对我说,感激您。

  停顿片刻后,他继续说,现在情况已经这样,没有比这个更糟糕了,“我知道法律就是法律,但我还是有几句话希望您可以帮我捎给栾川县实验中学的老师们,还有被打的张某某老师。虽然这个案件二审已维持原判,但我内心向老师们道歉的诚意不会改变;事已至此,不管张老师原不原谅我,我还是要给张老师道歉,即使将来出来了,我也希望能够当面给他道歉,只有这样,我才能够真正的解脱。”

  常某尧说,“我是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我存在性格脆弱、敏感的弱点。我自己的孩子还小,我的悲剧绝对不能让我的孩子重演,我不能够给她做个错误的示范。男子汉大丈夫,应该光明磊落,坦坦荡荡。也就是十个月,希望自己可以沉淀下来勇敢面对。”

  会见最后,常某尧称,“其实,我对教师这个群体非常尊重,但很遗憾,我背上了 ‘打老师’的恶名,这让我很伤心。我现在要选择放下、选择解脱。我要用宽容和爱让自己解脱。现在如果不能把痛苦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我的心灵就不能获得真正的解脱,等将来自己出来(刑满)后,也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红星新闻:常某尧进看守所后有何变化?未来有何打算?

  周兆成:常某尧告诉我,进看守所之前,他对读书毫无兴趣,,甚至不屑一顾,感觉读书很傻,很无趣。

  但在被羁押期间,常某尧思考了很多。他说,自己逐渐喜欢上读书,几个月时间里,读了好几十本书。有多个历史人物的传记;有戴尔·卡耐基的《人性的弱点》,还有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海边的卡夫卡》以及英国作家丹尼尔·笛福的《鲁滨逊漂流记》。

  常某尧还记得《海边的卡夫卡》里曾说过,命运就像沙尘暴,你无处逃遁。只有勇敢跨入其中,当你从沙尘暴中逃出,你已不是跨入时的你了。

  常某尧说,“我以前素质达不到,所以进了看守所。刚进看守所时,我发现这里的人,有的因为钱进来,有的因为色进来,我是因为冲动进来的。我记得上大学时军事化管理,所以现在也能够适应这里的生活。我还有十个月的刑期,我现在也想清楚、想明白了。我要多读点书、多学习,全面提高自己的层次和修养。这样才可以比在外面赚的更多。我希望将来出来的时候能够多读点书,能够在杭州读个MBA,或者能够去马云的湖畔大学深造深造,提高下自己的层次。让将来的自己一定要活出精彩。”

“20年后打老师案”当事人服刑:暴瘦,喜欢上读书

  ↑周兆成与常某尧的父亲在法院前

  红星新闻:常某尧的父亲曾称,9月10日教师节时,会向被打老师道歉,是否属实?

  周兆成:常某尧曾写过一封《忏悔信》。他对自己打老师的行为非常后悔,认为自己的行为深深地伤害了张老师,伤害了母校,伤害了栾川县,甚至伤害了天下的老师。他希望父亲能够在教师节当天代他去母校向张老师“负荆请罪”。后来,有媒体报道,常某尧的父亲的确准备这么做,不会因为二审裁定维持原判而有所改变。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络编辑室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