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移动微法院惠及用户超百万

2019-09-10 06:04 来源:星空观察网

  原标题:浙江移动法院惠及用户百万

  与骄阳一样火热的,是法院的执行工作。浙江省余姚市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卢斌正忙得脚不沾地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法官,我现在坐不了高铁怎么办啊?”

  由于法官、申请人胡某和被执行人梁某身处浙江、四川和湖南三地,卢斌通过电话指导双方进入移动微法院。通过小程序,胡某发送自己的银行卡信息,10分钟后就收到了梁某的转账,此时距离法官接到梁某电话仅30分钟。

  这种“加速度”,在移动微法院发展进程中越发稀松平常。这个不起眼的“小程序”,最终撬动了移动电子诉讼制度的“大变革”。移动微法院从余姚诞生,在宁波成长,在浙江壮大,向全国推广,被誉为司法工具的重大创新、浙江“最多跑一次”改革最佳实践案例,让群众打官司最多跑一次,甚至一次不用跑成为可能。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李占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移动微法院代表了未来法院诉讼模式发展的新方向,是法院运用新媒体服务人民群众的电子诉讼制度重大创新,开启了移动电子诉讼新模式,释放出巨大的变革能量,切实推进审判体系和审判能力的现代化,提升人民群众的司法获得感,提升司法公信力。截至目前,全省法院在平台上流转案件超过42万件,惠及用户超过100万人,平台日均访问量50万人次,总访问量超过8000万。

小程序大平台颠覆传统诉讼体验

  打开微信,点击“发现”,找到“小程序”,搜索“宁波移动微法院”,无需下载,即可进入全新的诉讼世界。

  但在过去,“打官司很麻烦”是很多当事人难以言说的痛处,从立案、开庭到宣判,再到申请执行,跑个七八次实属正常。

  如何回应法院“案多人少”矛盾及人民群众对司法工作便捷化的期待?2017年10月,“余姚微法院”微信小程序大胆试水。

  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网民占全部网民的99.1%,这样一个能让群众用手机打官司、能让法官用手机办案的微信小程序,让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看到了新生事物的生命力。2018年1月,该平台在宁波两级法院全面推开,最高人民法院确定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为全国法院唯一的移动电子诉讼试点。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周招社向记者介绍,移动微法院在起步之初,主要着眼于方便群众、为办案人员减负,随着不断成长、不断深度应用,移动微法院已成为撬动改革的支点,给法院工作带来了革命性、颠覆性的变化,集合诉讼服务、智能办案、司法协同、监督管理等平台,是司法工具的一次创新,包括管辖确定、平台打造、规则制定、规律提炼、文档管理、技术运用等多方面的创新诉讼制度。

  2018年3月26日,宁波中院制定全国首个移动电子诉讼规程,该诉讼规程遵循诉讼原理与网络诉讼规律,充分考虑当事人和法官的双重需求,对移动电子诉讼进行规则重塑。

  宁波中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黄贤宏说:“该诉讼规程最大的突破在于,明确受送达人在经过身份认证,对电子送达地址予以确定,并在线同意电子送达的,法院可以通过宁波移动微法院向其送达判决书、裁定书、调解书,这进一步提升了移动微法院的办案效率。”

  2018年4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宣布成立全国联合项目组,在“宁波移动微法院”基础上,深度研发更为成熟的移动电子诉讼平台,向全国法院推广。经过4个月全力攻关,功能更完善、操作更简便的移动微法院4.0版在宁波两级法院上线。

  今年7月31日,移动微法院“跨域立案”功能模块上线试运行。通过该模块,浙江、安徽、江苏三省之间已实现跨域立案。

小技术大变化全面提升诉讼效能

  人脸身份识别、电子签名、音视频传输等小技术,带来了诉讼模式的大变化。

  7月10日下午,鄞州区人民法院在宁波中院移动微法庭开庭审理一起行政诉讼案件并当庭宣判。据了解,这是全国首个运用移动微法院进行在线庭审的行政诉讼案件。移动微法院一般适用于民商事和执行案件,此案的实践进一步拓宽了移动微法院的适用范围。

  作为此案被告之一的国家税务总局委托了两位代理人参加庭审。但这两位代理人并未从北京赶来,而是通过移动微法院,在线参加了开庭。

  打通时空壁垒是移动微法院研发初衷,但实际投入应用后,却收获了不一样的用户体验。

  宁波市高新区人民法院在送达一件民间借贷案件的副本材料时,被告陈某在广州,电话始终无法打通,尝试了多种方式均无法送达。法官发送短信告知其被诉一事,终于得到回应,但他不愿意进一步透露具体地址,也不愿意与法官电话沟通,法官建议他通过移动微法院沟通调解。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络编辑室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