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玉玉离世三年后 家人:都过去了有时还会想她

2019-07-11 03:12 来源:星空观察网

  原标题:徐玉玉离世年后

徐玉玉

  徐玉玉

  又是一年高考季,每年这个时候,往往也是针对学生和家长的诈骗高发季。

  三年前,临沂18岁女孩徐玉玉遭遇电信诈骗。从当地派出所报案后,在回家的路上,她无声地倒在父亲的三轮车里,再也没有醒来。事发2016年8月19日。其时,徐玉玉早已接到南京邮电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距离踏入大学的校门仅剩11天。

  徐玉玉的离世引起了全社会的震动,点燃了公众对电信诈骗的怒火。犯罪嫌疑人在十天内全部落网,并得到应有的惩罚,国家相关部门也在逐年加大对电信诈骗的打击力度。这一切,她看不到了。

  三年后,当地的人依然记得这位懂事、俊俏、成绩优秀的女孩。

  安静

  一个工作日的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徐玉玉的家乡,位于临沂市罗庄区高都街道的中坦村。

  高高的牌坊,耸立在村头。一条近十米宽的柏油路,由西往东延伸开去,路两旁是整齐的二层楼房。村支书孙启金说,中坦村早在2006年就开始了村居改造,村里的经济条件在当地排名靠前,,现已无贫困户。

  徐玉玉家在村中北部,也是一座规整的二层小楼,独门带院。两扇朱红色的大门,严丝合缝。门楼下挂着的红色灯笼,已褪去颜色。门前两侧栽了石榴和无花果树,有一房高了。碧绿的树叶在烈日的照射下,泛着白色的光。

  几盆盆栽摆在大门一侧,有的花开了,门却一直关着。这里非常安静,走向门前,自己的脚步声清晰可闻。

  敲了敲门,有半分钟的工夫,门开了一条缝,门后站着一位戴着眼镜的年轻女士,依稀有着照片中徐玉玉的模样,她是姐姐徐琳。问明来意后,徐琳连连说着“麻烦您跑一趟”,温和而又客气。关于妹妹的事情,徐琳已经不想再对外人说什么,微笑着礼貌地拒绝了采访。

  傍晚,记者再次登门,开门的是妈妈李自云,她眼角处的皱纹很扎眼。见是记者,她没有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只是摆着手说,“都过去了,快回去吧”,轻轻关上了门。

  她们已不想对外界诉说,她们把思念关在门后,埋在心底。

  三年前的傍晚,徐玉玉在家中接到陌生电话,对方声称有一笔2600元助学金要发放给她。由于前一天的确曾接到教育部门发放助学金的通知,她当时并没有怀疑电话的真伪。按对方要求,她快速赶往3.5公里外的农业银行,将父母借来准备交学费的9900元打入了诈骗者的账号。转账后,对方手机却已无法接通,她意识到了被骗。徐玉玉万分难过,当晚就和父亲去派出所报案。回家路上,她突然晕厥,最终导致心脏骤停,虽经医院全力抢救,但仍于两日后不幸离世。

  想念

  关于徐玉玉家人的近况,一位知情的村民说,爸爸徐连彬在工地干活,姐姐徐琳在临沂当老师,妈妈腿脚不好,在家收拾家务。几个聚在一起择菜的邻居说,这一家人“都老实,不爱多说话,也不爱出门”。在中坦村的一家超市内,店主李明(化名)则赞叹着说,她家是真干净。

  李明还记得徐玉玉出事后,那些蜂拥而至的记者。三年过去了,李明说,村里早已恢复平静,“这个事情,大家都不提了,怕她家里人听了伤心”。

  虽然不再提起,村里的人依然还记着这位懂事、俊俏、成绩优秀的女孩。

  “学习好、长得好、谁不心疼?”“怪疼人、怪可惜”“骗子太可恨”……村民们回忆着,也抒发着他们的情绪。在村里的大街上,11岁的小朋友王杰(化名)说,他知道有个“大姐姐”被骗去世的事情,“姥爷说的,那时我还小呢”。

  “她就是太懂事了,”一位村里的大婶连连叹着气,“她知道家里挣钱不容易。”

  记者辗转电话联系了徐连彬,他是快六十的人了,最近还在临沂某处的工地上干活。电话里,他的声音浑厚而平静。徐连彬说,现在他和家人挺好的,没有什么困难,大女儿在临沂的工作也还不错,以前建房借的钱已经还得差不多了。

  徐连彬还是不愿提起小女儿。他在电话里说,“都过去了”,现在心情也平复了一些,“有时还是会想(孩子)”。

  气愤

  在中坦村的村东头,就是徐玉玉就读过的中坦小学,院内一座名为“希望“的雕塑正对着大门。徐玉玉五、六年级的班主任肖永华还保存着徐玉玉的一张获奖照片。提起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肖永华依然充满自豪。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络编辑室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