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捎来跨越5000多年的来信

2019-07-08 01:08 来源:星空观察网

    新华社杭州7月7日电(记者黄筱 冯源)良渚古城遗产申遗成功,让更多人了解到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玉器、陶器、古城、水坝……良渚古城遗址的宝贵印记,如同一封封跨越5000年的来信。有这样一些人,是他们,把这些来信捎给世人,让世人了解、感知到良渚文化的脉动。

    康宏果:一个电话“救”了千年墓葬群

    “不要动,你们不要挖了,这个是国家保护的东西,大家都不能动!”2006年4月,杭州市余杭区良渚街道港南村村民康宏果家的新宅开建,结果挖土机一铲下去,出现了几块圆盘,小时候在良渚考古作业现场做过帮工的他,觉得这可能不是一般的石头,立刻叫停了施工,第一时间和村民保护现场、并电话通知文保员。

    在等待考古专家到来的两天里,康宏果心中的弦一直紧绷着,生怕有不法分子进来把这些“宝贝”偷走,他就在工地边上守了两天两夜。

    经过3个月的抢救性挖掘,,在康宏果家及附近600多平方米的地底,考古队员一共发现了九座墓葬,此外还发掘了玉器和陶器。其中玉器共200多件,最大的一块玉璧直径近30厘米。

    “如果穿越到那个古王国,我们家也算是生活在皇城根下。”康宏果说,自己一家都与良渚古城、良渚文化有着不解之缘,父亲参加了多次文物保护工作,没想到在自家宅基地上发现了这么多文物。

    现在康宏果是港南村村委会主任,为了更好地保护良渚古城遗址,港南村等附近村镇原则上不再进行大规模建设,村民们为此做出了发展上的牺牲。“良渚文化看起来很遥远、很伟大,但对于良渚的原住民而言,良渚文化就在身边。”康宏果说,每每坐在家中,他总能感受到一种与历史对话的感觉。“所以,在我心中保护和传承是我的职责。”

    王祺程:想把我的热爱唱给你听

    “你在太湖的波光里,灿烂辉煌。我在良渚古城上,举目仰望。曾经莫角山上建殿宇,瑶山祭天地。沧海桑田,仿佛那一场梦。”这是良渚博物院讲解员王祺程根据严文明先生的《良渚颂》改编而成的歌词,弹着吉他坐在遗址旁边,他把对良渚文化的热爱唱了出来。

    从大学期间在博物馆做讲解志愿者服务了1000个小时,到毕业后成为一名专职讲解员,王祺程说每次讲解他都依然心潮澎湃。

    基于考古发现的良渚文化,有不少解释说明都晦涩难懂,而王祺程一直在琢磨如何做好“翻译员”,把看似枯燥专业的文字“翻译”成大众感兴趣、便于理解的表达,“让历史也流行起来,充满味道。”

    于是,他和小伙伴一起创作了歌词,和流行歌曲的曲调结合,把良渚文化里的一个个未解之谜、珍贵文物、价值意义都融合进去,歌曲在社交平台上引起了大量网民点赞。“希望更多的老百姓听到这首歌能够对良渚文化产生兴趣,并且主动走进来,到博物馆、遗址公园亲自感受。”王祺程说。

    在他看来,博物馆讲解员是一个很有使命感的工作,肩负着文化传播传承的重任,讲好良渚故事,也就是讲好了中华民族的故事。“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后,我觉得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会有更多国内外的游客来这里,我希望能有更多人通过我的讲解,对中华民族文化产生兴趣。”

    刘斌:考古人的辛苦与幸福

    1985年,作为吉林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当时分配到最南边的毕业生,原籍陕西的刘斌来到了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南下前,后来担任了故宫博物院院长的系主任张忠培叮嘱说:“长江下游是个独立的区域,文化面貌单纯,是块做考古的好地方。”

    参加工作后,刘斌的第一个任务是跟随前辈学者王明达发掘绍兴马鞍仙人山遗址,这是一处良渚文化遗址;第二个任务是跟随另一位前辈牟永抗,为1986年的良渚文化发现50周年学术会议整理资料。从那时起,他与良渚结缘已有34年。

    考古人的工作总是在环境变化莫测的户外,与泥土、石头打交道,但当刘斌回忆起1986年初夏的一个雷雨夜时,依然久久不能平静——第一件良渚玉琮在这个夜晚出现。

    “因为玉琮是良渚文化墓葬等级的重要标志,它表示我们已经真正挖到了良渚文化时期的大墓,多年来梦寐以求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刘斌说,大雨来临,他们赶紧把墓坑用薄膜盖好,冒着骤风大雨跑回住地。这一晚,大家多炒了几个菜,喝了好几瓶酒,兴奋地谈论着这一天的发现,这是属于考古人独有的幸福。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络编辑室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