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视是一种病!我国青少年儿童近视比例居高不下

2019-07-08 00:46 来源:星空观察网

    原标题:近视一种

    近视我国少年儿童中的比例居高不下。2018年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调查结果显示,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3.6%,小学阶段从一年级的15.7%增长到六年级的59.0%,高三年级高度近视(近视度数超过600度)的人数在近视总数中占比达到21.9%。

    中国医师协会眼科分会会长、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中心主任王宁利严肃地强调,这是一场“需要群防群控的战争”。

    ■ 影响

    “我们整个公共卫生体系对于视觉健康这方面的知识是愧之又愧。”李玲谈起这点,语气沉痛。她想起当年发现孩子近视时,也只是随便带她去街头眼镜店配镜,没有重视。直到2015年编写首份《国民视觉健康报告》时,她才发现,我国近视的严重程度,已经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地步。

    “中国曾是个盲人大国,在解放初期,感染性疾病和营养不良性的眼病是主要致盲原因,如今中国防盲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效。”王宁利说,沙眼等致盲因素早已成为历史,糖尿病、高血压,及人口老龄化导致的眼底病变成了主要致盲因素,同时近视患病率也逐渐成为一个公共问题。

    事实上,早在2011年,王宁利就带领团队在河南安阳建立了“安阳儿童眼病研究”。到目前为止,已对3000多名小学生进行了连续6年的检查,对2000多名中学生进行了连续3年的检查。

    该项目研究员之一的魏士飞博士介绍,研究发现,小学一至六年级的累计近视患病率分别为5.8%,11.9%,23.3%,36.0%,47.9%,59.1%;更令人惊讶的是,小学二年级后近视患病率以每年超过10%的速度增加,六年级时已接近60%;“小学阶段是近视的高发年龄段,早期的近视防控尤为重要”。

    “这个问题已经太厉害了,视力损伤会造成GDP的损失,最关键的是对国家安全造成伤害,像国防、精密仪器等很多职业将来就招不到人了。事实上,我们国家近年来每年都在放宽征兵视力标准,但依然招不够人。”李玲说。据当时《国民视觉健康报告》估计,2012年,由各类视力缺陷导致的社会经济成本在6800多亿元,占当年GDP的比例高达1.3%。算上视觉健康对生命质量的损失,占GDP的比例将达到1.83%。

    “在过去没有研究和数据说话时,局部看不明显”。如今,这个问题造成的巨大缺口,已经难以填平。

    ■ 努力

    然而,把近视看成一种病的人少之又少。“学校从行政部门到校长老师,都应该把近视看做一种病。”从事近视防控多年的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眼科中心副主任邹海东说。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小儿眼科教授周炼红在面向湖北28所小学1-3年级21551名小学生家长进行问卷调查时发现,尽管98.10%的家长都有督促孩子保护眼睛的良好意识,88.74%的家长不知道自己孩子的视力情况,仅有28.6%的家长定期带孩子去医院检查视力。“这提醒我们,要正确引导家长对近视的认识,视力出现异常,及时到医院就诊。”

    众多眼科专家也注意到,从前农村孩子比城市孩子近视患病率更低的传统印象也在打破。特别是农村留守孩子,缺乏父母的直接管教,更容易痴迷于电子产品,视力下降情况也非常严重。

    早在2007年,国务院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意见》后,教育部即制定《中小学学生近视眼防控工作方案》,就保护学生视力提出了工作措施,包括保证睡眠、建立视力定期检测制度、坚持每天一小时体育锻炼制度等。

    邹海东说,上海市从2008年就开始启动一系列近视防治工作。一开始,他们尝试改善教室照明灯光和改造课桌椅,都只在第一年效果显著。从2010年开始,上海市专门投资3000万元建立起上海市儿童青少年屈光发育档案,建立起整个上海市107.9万的孩子屈光发育档案。

    对比研究后,他们发现近视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是课业负担。连续读书写字时间太长,室外活动缺乏,会造成孩子早早近视。从2015年,他们进行了3组对比,按孩子每天课间和午休户外活动的时间,分成80分钟组、40分钟组和无户外活动组。3年之后,80分钟组的孩子近视状况明显好于40分钟组,更优于无户外活动组。

    “现在我们有个说法叫‘目浴阳光’,让孩子多出去玩,孩子的眼睛就会好,这就是最简单的方法。”邹海东说。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络编辑室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