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桶卖“疯”:有人一天接单2000万

2019-07-11 21:42 来源:星空观察网

    垃圾分类催热台州这个“塑料制品王国”,生意太好,一些厂家只做现金客户

    市场变化背后,是政府治理垃圾的决心和力度,卖垃圾桶的“升级”成搞垃圾分类的

    “真是卖疯了”,符永林这样描述自己的垃圾桶生意。在他的办公桌上,就放着四个“上海版”的迷你垃圾桶。

    每天七八辆大卡车排队停在他公司门口,上百个工人24小时轮班生产,但依然没法满足雪花一样源源不断飞来的订单。

    面对几十年来最好的生意行情,军人出身的符永林却显得冷静,“还是要有危机感。”

    他的下属、业务员罗武军也在经历一场变化,“以前是自己找客户,现在角色反了,客户自己上门,而我们只做现金客户。”

    在朋友眼里,他原本是一个“卖垃圾桶的”,现在他成了一名垃圾分类的“讲师”。

    而一个工厂背后,涌动的是,在“塑料制品王国”台州,一大批跃跃欲试的淘金者,他们正酝酿新的财富探索,因为在他们看来,“做垃圾桶的发财了,有人一天就接了2000万的单子,这就像一个金矿。”

    生产出的垃圾桶没进仓库就被拉走

    卡车是在深夜或凌晨到的,一辆接一辆,等到天亮了,叉车会把堆在空地上的一排排垃圾桶装上车。

    垃圾桶上,印着“上海”“福州”等字样。它们都用不着进仓库,就会被拉走。

    在符永林的九渊塑业公司,这样忙碌的场景已经持续两个多月。“从5月份开始就忙了,节假日都加班,现在是24小时两班倒生产,还来不及。”他这样告诉钱江晚报记者。

    他把订单分到了其他几个厂房生产,有的则分给朋友。

    符永林专业做垃圾桶十年了,今年是生意最好的一年。而最近两个月更明显。从市场来说,上海占了60%。

    他已经分了好几个工厂加工,100多名工人24小时两班倒生产,但依然来不及。他用两个字形容:“卖疯”。

    阿里巴巴的数据显示,近一个月来,约3000家台州日化企业受益于垃圾分类,线上买家增长近一倍,企业销量同比增长超45%。

    随着垃圾分类政策的推进,给符永林这样的企业,带来了意外的财富。

    在办公室,他自己也研究垃圾分类,“猪大骨是其他垃圾,猪小排是厨余垃圾,笔套是可回收垃圾,笔芯是其他垃圾……”

    背书一样,他熟知垃圾分类,“我们每个业务员都很懂。”

    做了十年垃圾桶,对于市场的判断,符还是比较精准的,哪款好卖哪款不好卖,他看得准,但也有失误的时候。

    “真是没想到”,他说,有一款日系的垃圾桶,价格要一百多一个,“去年我觉得没市场,因为太贵了,没想到,政府的决心和投入会这么大,这么高的价格也能卖爆。”

    就在前一天,,还有一个客户上门来,要求订这款类似的产品,“他要卖到西北去,我就问他,这么贵,运费又高,能有人要吗?”

    客户告诉他:“没问题。”

    垃圾桶业务员成了政府邀请的“讲师”

    “什么时候能发货,能不能快一点,我们等着用。”给罗武军打电话的是一个乡镇的党委书记。他来催货,两万多个垃圾桶。

    在礼貌和客气的氛围里,他们完成一场沟通。“现在很多地方环境和垃圾这块都是一把手抓的,地方上都很重视,所以,很多打电话的是乡镇的党委书记。”

    十年前,1988年出生的湖南人罗武军来到黄岩,寻找他的生意门路。在这家生产垃圾桶的公司,他做起了业务员。

    去年开始,他发现了市场巨大的变化。“以前是自己找客户,现在角色反了,客户自己上门,而且我们还可以挑,现在单子太多,我们只做现金客户。”

    变化背后,是政府治理垃圾的决心和力度。

    罗武军出差的频率也日渐增多,原来两个星期出差一次,现在一个星期两三次。公司在一些地方政府的招标上面中标后,罗武军要去和政府单位沟通,落实一系列的后续跟踪。

    很多省外的乡镇会请他过去,做些培训和指导,“做久了,垃圾分类一块也很熟悉,我会给他们讲应该怎么做,比如和基层政府建议,政策要怎么定,积分要怎么做;和老百姓讲,垃圾应该怎么分类。”他说,就是把这个地方合理有效的经验带到那个地方去。

    最近,他还接到不少朋友的电话,“以前你是卖垃圾桶的,听说现在你搞垃圾分类了。”

    显然,垃圾分类,正成为一种时尚,影响着更多的人。“大家的观念会慢慢改变。”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络编辑室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