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 刘玉珠:未来遗址保护不能有丝毫懈怠

2019-07-07 06:13 来源:星空观察网

    央广网北京7月6日消息 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当地时间7月6日上午,北京时间今天(6日)下午,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举行的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通过决议,将中国世界文化遗产提名项目“良渚古城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至此,我国世界遗产总数达到55处,已成为拥有世界遗产数量最多的国家之一。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良渚申遗成功具有特殊意义,未来良渚古城遗址保护能有丝毫懈怠。

    良渚文化遗址是1936年在杭州市余杭区良渚镇最早被发现的,在几十年的良渚遗址挖掘过程中,不断有新的发现。2007年,良渚古城的发现和确认,标志着良渚遗址进入都邑考古新阶段,当时被人们认为“石破天惊”。

    规模宏大的古城、功能复杂的水利系统、分等级墓地等一系列相关遗址,揭示了新石器时代晚期,在长江下游环太湖地区曾经存在过一个以稻作农业为经济支撑的区域性国家。良渚遗址为中华5000多年文明史提供了实证,,它也是中华文明的新名片。良渚古城申遗的价值在哪里?它又具有哪些丰富的内涵?

    1936年被发现,2019年申遗成功,83年时间,考古实物逐步露出真容,良渚遗址、良渚文化的价值逐步被认知、被肯定。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总规划师、申遗总顾问陈同滨表示:“可以和亚洲地区的城市文明和早期国家并肩,我们经常说距今5000年,那个时候是人类早期文明兴起的一个时代,中国一点没有落后。良渚古城的发现可以把中国文明的地位跟四大古老文明比肩,相比起来,埃及更老一点。如果说良渚文明有什么独特性,它是这些早期文明里,唯一代表稻作农业的,它是以玉器为器物的代表,水城的规模也是它的特点。总而言之,良渚古城对中华文明的见证和代表是非常突出的。”

    良渚遗址开展了80多年的考古,一直是遗址群的概念,2007年之后,发现了古城、水利系统,形成了良渚申遗的“核心竞争力”。良渚古城遗址符合《实践操作指南》中确定的世界遗产标准第三、四条。提名遗产由4个要素组成,首先是分等级墓地,遗址区反山、瑶山、姜家山墓地等五个墓地,从葬式到玉器,证实了不同的等级。

    这次良渚古城申遗成功,成熟的外围水利系统也功不可没。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宁远也是良渚水利系统项目的负责人。无论看老虎岭遗址,还是石坞遗址,王宁远说,我们所站的位置在良渚时期都在水面以下。老虎岭是2009年发现的,眼前的老虎岭遗址看上去就像一堵黄土墙面。

    最值得一提的是,现在建水坝选择的土以及所采用的技术,和良渚人如出一辙。防洪、蓄水,形成完备的水上交通网,这都是良渚水利系统的作用。王宁远说:“良渚水利系统大的体系已经被现代的交通网、公路网切开,不能恢复到良渚当时的盛况,但是其中有一些水坝还保留着原始的功能。”

    良渚古城遗址是整个良渚文化的核心。在莫角山宫殿遗址能感受到古城所在的区域有着广阔的腹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也是良渚古城遗址考古项目负责人,他说,自2007年良渚古城发现和确认之后,他们就在试着用古人的想法来考虑这座城到底是怎么建的。

    宫殿区、内城、外城,三重城的格局历史上一直流传。陈同滨说,如此规模的古城遗址,非常罕见。“三重空间的格局我们可以看到5000年一以贯之,特别重要。在城市规划上对空间格局做一个分层次的规划手法,用来强化和维护社会的等级概念,和中国古代藏礼于器、用器物来传达礼制次序的手法其实是一致的,这点非常表现中国文化的特性,非常典型。”

    粮食的大量储备是宫殿区的重要组成部分,良渚时期的经济命脉是种植水稻,在沼泽湿地里通过发展水稻农业,建立起国家,稻作文明,独一无二。

    良渚时期的玉器是它手工业里面最高尖端的,宫殿区挖出来近4000件随葬品,90%都是玉器,大量精美的玉器见证了当时社会的文明程度,用玉制度见证了阶层的分化。陈同滨说,东亚地区的史前遗址在世界遗产名录和预备名单里都很缺乏,良渚不仅代表中国,代表长江,也代表了东亚地区。“阶层的分化、社会分工的复杂、区域中心的出现、管理能力的增强、还有权力和信仰的结合,这些基本因素揭示出中国新石器时代在长江下游环太湖地区,曾经存在过一个以稻作农业为经济支撑的、具有统一信仰的区域性早期国家。简单的说,见证了我们的早期国家。”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络编辑室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