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云关注】雄滨走廊中心节点的“绿宝石”凸显“吸金”作用

2019-06-11 01:59 来源:星空观察网

    天津北方网讯:“秋天的团泊洼啊,好像在香甜的梦中睡傻;团泊洼的秋天啊,犹如少女一般羞羞答答。”诗人郭小川笔下的团泊洼是原始、平和、安详的。短短13年,团泊洼以团泊湖为核心成立了团泊湿地鸟类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团泊湿地保护区”)。团泊湿地保护区内依然保留着郭小川笔下的原生态景观。

    如今的团泊湿地保护区东侧的团泊新城拔地而起,西侧一座健康产业园初具规模。团泊湿地保护区又恰好处在雄安新区和滨海新区连线的节点上,这块“绿宝石”正凸显强有力的“吸金作用

    候鸟迁徙的“中转站”

    一湖一河,清水逆流却共享一堤的自然景观在团泊湖北岸显现。从高空往下望,以为河湖一体,走在河堤上才发现河湖相依却不相往来。

    从1985年到2014年,以团泊湖为核心,包括独流减河部分区域,逐步形成了总共62.7平方公里的团泊湿地鸟类自然保护区,从此团泊湖与独流减河成了“一家人”。

    夏日炎炎,团泊湿地保护区并不是候鸟迁徙的旺季,但仍然有不少候鸟来此觅食。团泊水库管理处主任韩滨每天早晨要通过安装在团泊湖沿岸的摄像头观测候鸟,最近来此觅食的鸥鸟和白鹭较多。

    

    团泊湿地正准备捕食的候鸟

    在韩滨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候鸟经常光顾的团泊湿地保护区东岸。韩滨说,这几天团泊湖正在通过导流渠进行生态补水,预计补水量5000万立方米,水源来自滦河,良好的水质吸引了候鸟来此栖息觅食。

    为了能观测到候鸟,韩滨带领记者一行蹲守在导流渠边的芦苇丛里。

    大约一个小时后,两只白鹭姗姗飞过,在水深约半米的浅滩处驻足,低头寻觅水中的鱼虾,摄影师快速按下快门,生怕错过捕食瞬间。

    也许是候鸟的到来惊扰了水中的鱼儿,鱼儿接连不断的跃出水面展现风姿,最大的一条鱼看上去有5斤重。韩滨说,因为进水口附近有逆流,原来的湖水和补充的水流交融,水质更好,鱼儿扎堆儿,鱼儿多了候鸟自然前来觅食。

    尽管在觅食,候鸟仍然保持高度的警惕,只要人稍稍走动,它就会立即挥动翅膀飞到安全距离。趁着捕食者离开,鱼儿得到了暂时的喘息,接二连三跃出水面感受阳光呼吸新鲜空气。

    

    在团泊湿地觅食的候鸟

    韩滨说,团泊鸟类自然保护区地处东亚至澳大利亚鸟类迁徙路线上,是鸟类迁徙路径中的重要停歇地和栖息、繁殖地,每年春秋季迁徙途经团泊湿地的鸟类达160余种上万只。

    国家重点保护的一、二级野生动物,如东方白鹳、天鹅、灰鹤等珍稀鸟类在这里都能观测到,根据近几年连续观测,每年有超过500只灰鹤在此越冬。

    科学投放鱼苗改善生态环境

    采访中,团泊湿地保护区管理委员会执法监督科科长高洪林和队友驾驶的执法车缓缓停下。几人下车后,记者发现,高洪林一行人的鞋子和裤腿沾满了泥土,这是刚刚巡查湿地过程中留下的痕迹。防火、维护湿地周边秩序、抽查团泊湖鱼类生长情况是他们工作的重点,巡查一圈下来要走100多公里的路。

    20年前,高洪林上学的时候经常到团泊湖边游玩,那时候湖里的鱼随便抓,他自己都抓过好几次。团泊湖的鱼体型肥大,口感鲜美,同学们经常以抓鱼的数量“论功行赏”,虽然奖品只有小挂件或者钥匙扣,但那足可以让他在同学面前显摆好一阵。

    

    团泊湖蓄水后现“鲤鱼跃龙门”

    可如今,高洪林却成了护鱼护林人,20年的变化连高洪林自己都笑着摇摇头不敢相信。

    高洪林说,团泊湖最怕的就是黑鱼,黑鱼是一种凶猛的肉食性鱼类,繁殖力强,黑鱼以湖里的小虾小鱼为食,会阻碍虾苗鱼苗的繁殖和生长。一旦黑鱼泛滥,将给团泊湖生态造成“灭顶之灾”。

    杨成庄乡村民韩大爷告诉记者,老辈传下来的规矩中,三斤以上的黑鱼就要出库,为的是给团泊湖“养生”。老辈人虽然懂的科学理论不全面,但自然规律让他们知道如何维持生态平衡。

    另外,杨大爷还说,春夏交替不下网,秋后捕捞鱼儿肥。尽管当时村民以湖为生,但何时捕捞何时禁鱼,都有祖规,违反规定要遭到惩罚。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络编辑室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