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薄发迎来公路蝶变

2018-10-12 17:39 来源:星空观察网

厚积薄发迎来公路蝶变

  原交通部副部长、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胡希捷。实习记者 梁熙明 摄

  从上世纪80年代投身交通运输事业,到2009年退休;从陕西省交通厅计划处副处长,到交通部副部长、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从全身心投入公路建设,到深度参与综合交通运输发展……胡希捷作为交通运输改革开放实践的重要参与者,,见证了我国交通运输从瓶颈制约到与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历史性变化。

  “精心谋划、抓住机遇、追赶超越,交通运输改革开放的40年,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在这个大好时代,我作为一名工程师,将平生所学全部用上,为国家建设出了力,心里还是很高兴的。”73岁的胡希捷精神矍铄,谈起并肩战斗的同事、奋力攻克的难题、总结积累的经验,他仿佛回到40年前,充满了力量。

  首次利用国际金融组织贷款修路

  1984年,39岁的胡希捷做了一件当时没人做过的事情。

  西安至三原一级公路,利用世界银行贷款修建,并进行国际招标,这在我国交通项目里尚属首次。当时在陕西省交通厅工作的胡希捷,以西三公路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办公室主任的身份,组织实施了这个项目。

  “这在当时无先例可循,我们所有人都是第一次做国际贷款项目招标,所以必须出台一套规范的工作方案,编写国际招标范本。”胡希捷回忆,在交通部的支持下,陕西省交通厅召集了二三十位相关专家全力编制招标文件,后来成了世界银行公路建设项目招标的范本。

  从1983年签订贷款协议,到1990年建成通车,其间开展了招标、培训等一系列工作。虽然历时较长,但胡希捷认为这一切都很值得,特别是学习到的国际上先进的建设理念和管理经验,更被他视为无价之宝。“世界银行的专家要一户一户询问老百姓是否同意项目建设,有什么要求。可以说,他们有一套完整的建设准备办法和征地赔偿办法,这对我们后来搞工程建设和管理提供了经验。”胡希捷说。

  30年无大修的西三一级公路,证明这次探索是成功的。这条路修好后,西安与陕西北部榆林、铜川、延安等重化工基地的距离大大缩短,西安北部城区从该市最落后地区变成发展最快的地区。

  自那以后,从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组织贷款修路,成为资金不充足但交通需求旺盛的陕西的首选。也正是西三一级公路的成功实践,让国际金融组织愿意继续贷款给中国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亚洲开发银行项目、阿拉伯基金项目等纷至沓来,山东、山西等省份纷纷加入向国际金融组织贷款修路的行列。

  “贷款计划基本是3年一滚动,贷款额为15亿至16亿美元,这样的贷款计划连续滚动了多年。我们勇于用国外资金修自己的公路,成为交通运输行业坚持改革开放思想的生动实践。我很高兴的是,这个办法延续了下来。”胡希捷和他的同事们完成了在我国交通建设领域前无古人的探索,更为后来者铺筑了坦途。

厚积薄发迎来公路蝶变

  胡希捷接受记者专访。 实习记者 梁熙明 摄

  构建“五纵七横”公路主骨架

  1989年,一次载入我国公路建设史册的会议明确了中国需要发展高速公路。1989年7月,交通部在辽宁省沈阳市召开了第一次全国高等级公路建设经验交流现场会,时任国务委员邹家华出席会议并明确指出,中国必须发展高速公路。

  沈阳会议还提出了建设“五纵七横”国道主干线的初步设想,并明确了中央资金主要支持“五纵七横”规划中的公路建设。而这一设想,正是源于一年前交通部的一次会议。

  胡希捷仍然清晰地记得,1988年夏天,交通部在北京黄寺招待所召开公路规划座谈会。时任陕西省交通厅副厅长的胡希捷与时任厅计划处处长乌小健,向钱永昌等部领导汇报了陕西“米”字形骨架公路网的构想和建设情况。三位部领导听后,非常兴奋,认为国家也应该有全国公路的主骨架。

  “当时我介绍说,这个‘米’字形规划连接了陕西省70%至80%的县区,把主要的经济区域都连接起来了,把这个规划执行好,陕西省的很多问题都可以得到很好地解决。”胡希捷回忆说,几位部领导对此十分感兴趣,明确表示交通部要加强全国公路主骨架的规划工作。

  这次会议后,交通部连续召开了包括水运领域在内的多个专题会议,综合全国各地交通规划的经验。1990年,交通部提出我国公路水路建设长远规划“三主一支持”(公路主骨架、水运主通道、港站主枢纽和交通支持保障系统)的基本设想。其中,公路主骨架方面,1992年,确定了总里程约3.5万公里的“五纵七横”国道主干线,其中高速公路超过2.5万公里。

  资金匮乏导致的规划执行难,成为了高速公路建设的拦路虎。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络编辑室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