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收故事:从业十年看世态炎凉 现金贷越来越难催

2018-01-13 04:48 来源:星空观察网

“现在很多人都把我们催收说得很坏,我觉得那是被一小部分暴力催收妖魔化了。”某催收公司负责人刘某向每日金融表示,大多数催收员工作很枯燥,每天要接收和消化很多负能量,能坚持做几年的很少。 “催收每天早上到了办公室就开始整理资料、打电话,一天打几百个电话,被骂被吼是家常便饭,而且不能骂回去,否则万一被投诉了不得了。”刘某说,“再说我们是要钱的,对骂能要到钱吗?”
这天下午,刘某和每日金融约在成都城东的一家星巴克,而不是刘某所在的公司。刘某说,干他们这行的,一般喜欢约在外面谈,本来要账不是轻松的事情,更需要轻松的氛围。
刘某留着寸头、穿着灰色夹克,没有大金链子大手表,不像印象中的催收,说话反而很严谨。
“我们规定是不能打人不能骂人,我们是有执照的,只接正规机构的单子,但是有执照的催收,应该不到一半。”说着刘某向每日金融展示了他手机里的营业执照图片,经营范围一栏写着:“受银行委托对信贷逾期户及信用卡透支户进行催收服务”字样。
据刘某介绍,他从2008年开始从川东老家来到成都从事催收工作,从第一单银行信用卡催收、小额信贷催收,到现在从事消费金融、现金贷催收。十年时间,他打了几万个电话,上门催收跑遍了西南,历经了行业从一万多人发展到上百万人,也在催收中看尽了世态炎凉
从成功商人到持刀抢劫
2008年底,刚刚从事催收没多久的刘某还是20出头的愣头青,他遇到了第一个让他终身难忘的单子。
“借款人是67年的,我喊他李哥。他欠银行的信用卡,9000多元逾期180天以上,看着钱不多,但是聊了我才知道,他已经欠几家银行几十万了。”
“我跟他一直聊得挺好的,劝他把小额的先还了,他也很配合。聊天中我知道,他本来是做拓展的,赚了不少钱,但是那几年都很失意。2000年他生意失败亏了几十万,2005年离婚分走了剩下财产的一大半,2008年遇到地震把他的基地震坏了又面临破产。”
“我记得我跟他约定了还款日期,他头天早上给我打电话说乐山的朋友借钱给他了3万,他一定去还钱;中午说他朋友没给他拿到,他自己在去乐山的路上,晚上他说钱拿到了明天去存;第二天早上说他开个会就去存钱。”
“那天中午11:30分,他又发短信说马上到银行填单子了,结果11:50分白果林派出所给我打电话,说某某某持刀抢劫,跟我核实情况。我才知道,根本没有朋友借给他钱,发短信的时候他一直在街上寻找抢劫目标。”
“我到了审讯室,看到他一身的灰,很仇视地看着我。但是警察都说,他说我从没骂他没逼他,他自己压力太大受不了。结果他抢了一个骑电瓶车的女的18块5毛,却面临几年的判刑。我觉得他很可怜,但我还是故意当着家属问警察,信用卡罪是不是和持刀抢劫一起量刑。因为我知道,他进去了就更不可能还钱了。我是个要账的,那是我最后的机会。”
刘某说,最终借款人的妹妹割肉了2008年套牢的股票,帮借款人还了银行的债务。刘某到现在也忘不了李哥一身灰土和看着自己的眼神。
桃李满天下和两个败家儿子
刘某说他喜欢自己的工作,他觉得能坚持下来做正规催收的,很多都是很善良的人,看不得别人因为现在欠一点钱就不管了,却越陷越深。“只为了钱很难坚持下来。”
2009年,刘某又接了一个银行信用卡的单子,让他感觉到自己盒×合做催收这份工作。
68年的借款人,电话停机。刘某打通了借款人父亲的电话。
“你找谁?”
“我找某某。”
“找他干嘛?”
“他在交通银行的信用卡已经逾期2万4千元……”
话没说完,刘某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老人的一通乱骂,情绪非常激动。
刘某没有挂电话,等老人骂完,情绪稍微平静,他说:“我知道您不是想骂我,您是想骂这件事情,我想是不是还有很多这种事让您受了很多伤害?”
听到这话,电话那头安静很久后,老人和刘某聊起来。他说以前的催收打电话来,大多数是女孩子,开始很客气,但一听没法还钱,都骂他没有教好孩子,没想到刘某会这样说。
老人约刘某到成华区沙河边喝茶。
半个月喝了三次茶,刘某知道当时借款人已经染毒现在关在戒毒所,他觉得回款无望,却不忍辜负老人的邀约。
他了解到老人是37年生人,当时已经72岁,他是某985高校的教授,退休享受正厅级待遇,但是两个儿子却让他很心痛。
“我带了2000多个学生,有本科的、硕士的、博士的,却没教育好我的两个孩子。二儿子41岁没成家,我给他买了一个小房子,介绍他相亲,本来高高兴兴,他却染上毒品,,把房子都卖了吸毒。我当父亲的把他堵在公共厕所里面报了警,送到解毒所。大儿子在国营单位上班,一个月1000多块钱工资,现在带孙女的生活费都是从我退休金里面出……”刘某回忆老人给他描述的情景,不胜唏嘘。
“后来老人说他一生为人正直,主动提出要在儿子解毒完成之前把帐还了,我收集了资料帮他交给银行,最后把2.4万的欠款减免到2万。”刘某说。
“草船借箭”用还吗
“现在的现金越来越不好催收了。以前的信用卡、小贷大多都上征信,法律还规定拖欠5000元以上可以起诉信用卡罪,借款人都比较怕。现在现金贷上征信少、利率高、金额小,借款人态度很差,有时候20不到的小孩子骂人让我们听了很气愤也很难过。”刘某表示。
另一位专门从事现金贷催收的陈某向每日金融透露,“去年(现金贷)我们的回收率能在50%,今年直接降到20%左右了。”
“我们给借款人发短信告知还款,借款人给我们回短信说,‘诸葛亮草船借箭还了吗?刘备借荆州还了吗?周瑜派兵攻打了多少次,打死都不还,如果还了,还有以后三国鼎立的局面吗?我凭本事借的钱为啥要还呢?’”陈某说。
据陈某介绍,现金贷借款人以90后居多,尤其今年97、98年刚刚成年的借款人很多。和以前不同的是,现在亲友电话是假号码比例比以前高了很多,同时很多借款人还跟父母亲友说自己是被骗了,催收都是骗子。
“当然我们知道的,某些没有执照的催收骚扰借款人、暴力催收的情况也现实存在,不过不好的个案很容易被放大,催收对于金融行业的价值却很多时候被忽略了。”刘某坦言,有时候这行做着做着,都甚至怀疑欠债还钱是不是天经地义。
“今年大量的现金贷订单找到我们,不过监管在加强,同时借款人在发生变化,导致催回率明显下降。研究这些年轻借款人的心态,学会和他们对话是我们每天要做的事情。”刘某说,“也希望不要再有更多的年轻人,因为一时贪念,把自己和家庭拖入深渊。”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络编辑室QQ:1765537372,投稿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