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年九月查出患肾衰竭,对这个家

2018-07-13 09:33 来源:星空观察网

前年九月查出肾衰竭,对这个家庭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然而,住院一个多月后,强回来了,只是每隔四天去西安做一次透析。张老师的爱人做校工,强师范院校毕业刚工作一个月,还有个女儿正在上大学,家里老父亲已年过七旬。且不说住院期间的费用,只每次透析所有化费都在五百元以上。沉重的经济负担,已经让人看不到张老师往日的笑脸。透析毕竟不是解决问题的长远办法。肾移植,才会有希望。然而,懂事的强,即使已经完全知道自己病情的严重程度,但他怎么忍心让已年过五旬的父母为自己背负沉重的债务?日子在一天天流逝,强的病情在不断加重,透析,比以前更频繁,而且,体质愈来愈差,07年春节后,住进了医院。之前,张老师一面在积极为儿子救治,一面积极与医院联系,寻找肾源。怎奈,直到儿子住院还没有找到适合于儿子的肾源。怎么办?只有父母亲了。谁知当把这个决定告诉强时,他放声大哭……男儿有泪不轻弹。强的哭声让做父母的肝肠寸断。检查后,母亲的各项指标与强相吻合,身体并不强壮的母亲毅然决定由自己来担当此重任。拿着检查结果,听了妻子的决定,张老师一句话也说不来,他只一根接一根地吸烟,茫然的眼神,流露的是痛楚和无奈……手术前,张老师拿着签字笔的手在发抖。回头,紧拉着妻子的手,一向刚强的他竟潸然泪下。擦干眼泪,又微笑着对儿子:“强,,手术做了,我们就好了,别怕,有妈妈在陪着你。”一张手术台上,是心爱的妻子,一张手术台上,是亲骨肉——儿子。瘫坐在手术室外连椅上的张老师,面如土色,心如刀绞。他挣扎着睁大含泪的双眼,木然地望着对面的墙壁。病痛的折磨,心理的重压,体质已很虚弱的儿子如何承受得起?手术的痛苦,精神的煎熬,瘦弱的妻子如何承受得起?仿佛那手术刀不是伸向妻子的身躯,而是直逼自己内心的痛楚之处;仿佛那痛楚不在自己的内心,而是在儿子年轻的灵魂深处。眼前,一把又一把血淋淋的手术刀来来回回,张老师被湮没在一片血淋淋之中……所幸的是,手术很成功。然而,术后,妻子高烧,儿子严重贫血却不能输血。焦虑中,张老师默默地看着医生、护士忙前忙后。妻子和儿子都在重症监护室。这里家属不能进入。张老师只能从护士工作室穿过,透过玻璃看看躺在病床上的妻子和儿子。给妻子和儿子提来饭菜,怎奈护士再三劝说,他们谁也吃不下。张老师又一脸木然,把精心准备的饭菜提走。夜幕来临,他无能为力却又放心不下,透过窗户,看那母子二人,儿子在抽噎,妻子在低声哭泣,张老师的心碎了。微弱的灯光,映着张老师的满脸泪痕。十天过去了,对于张老师来说,这是怎样漫长的十天啊?身心俱累的他,又是如何承受这给予他身心的重压?如果每个人的身心各有一个载重量,不知道,张老师的载重量会是怎样一个惊人的天文数字!昨天,张老师的爱人已经出院。透过玻璃窗,看到儿子的精神状态比先前有了很大好转。张老师一颗悬着的心,稍稍得到些安慰。然而,肾移植,还有多少后续的事情啊!张老师的身心,还得承载几许?他,还能承载几许?

版权声明:本网部分内容转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真实性。如有其他问题,请联络编辑室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发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到:0